当前位置:流星毕业论文网毕业论文法律论文刑法论文 → 论文中心内容

论刑法中的“聚众”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10-2-4 8:39:28

  摘要:聚众犯罪是我国刑法中较大的类罪,刑法总则和分则都对其做了规定,在司法实践中该类犯罪也很常见,多发,但是理论界和实务部门在认识上很不统一,存在诸多分歧,笔者认为分歧产生的根本原因在于对聚众犯罪基本问题的把握不清。“聚众”的认定在聚众犯罪基本问题中又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因此笔者在本文中主要从“众”的范围及“聚众”的法律性质等方面来展开论述,以期对共识的达成有所帮助。
  关键词:“聚众”范围法律性质
  中图分类号:D924
  
  “聚众”是聚众犯罪的一个重要行为特征,因此,正确理解“聚众”对于准确把握聚众犯罪具有重要的意义。目前理论界在对“聚众”的认定上存在诸多争议,为此,本文选取了“众”的范围和“聚众”的法律性质进行探讨,以期对共识的达成有所帮助。
  
  一、“众”的范围
  
  “众”,即多人,一般认为三人以上即为众人,中国自古就有“三人以上为众”的说法。“众”泛指三个以上的参加者,并非特指三个以上的犯罪人员[1],这点在理论界是没有争议的。这里的问题在于:(一)“众”是否包括聚集者本人?(二)“众”是否包括了所有的参加者?
  (一)“众”是否包括聚集者本人
  笔者认为“众”应包括聚集者本人在内,理由如下:
  首先,在实践中,聚集者不仅实施聚众行为,也常常直接实施犯罪活动。所以其不仅是聚首,也是众人之一,只不过其是比较特殊的众人而已,在这种情况下,聚集者集聚众和犯罪于一身,当然属于“众”的范畴了。
  其次,从词义来看,“聚众”可以有“聚之成众”和“聚集众人”这两种理解,如果按“聚集众人”来理解,“众”当然不包括聚集者了,但是笔者认为这种理解却不是最能体现该类罪的立法意图的。从刑法设定聚众犯罪的本意来看,这里做“聚之成众”理解更为妥当,因为刑法打击聚众犯罪的一个重要因素就在于该类犯罪往往以聚众的形式实施,这时聚集者和被聚者形成了一个相互作用的整体[2],从而使侵害行为更具规模性和影响力,刑法打击本类罪的重点在于犯罪实施时的“聚众”状态而不在于是否有特定的人员参加犯罪。因此,那些认为在聚集者没有出现在犯罪现场时就不能被包括在“众”之中的观点人为地割裂了聚集者和被聚集者这个整体,没有从本质上理解聚众犯罪的特征。
  最后,从打击犯罪的角度来看,“众”也应当包含聚集者。一方面施聚与被聚往往是处在一个动态变化发展中,如甲召集乙,乙又召集丙丁,另一方面施聚与被聚有时还难以区分,有可能是多人相互串通集体作案,如组织越狱罪,故只计算被聚人数,不仅操作困难,也不利于打击聚众犯罪。因此,聚众犯罪中的“聚众”,应当理解为特定或不特定的多人,以首要分子为核心汇合在一起,构成一个数学上的集合概念,是一个犯罪整体。
  (二)“众”是否包括所有的参加者
  笔者认为“众”也应包括一般参加者在内。从立法上来看,一些聚众犯罪虽然只处罚首要分子和积极参加者,但一般参加者的作用也不容轻视,其不仅实施了一定的危害行为,同时也起着为首要分子和积极参加者增势助威的作用,刑法典之所以没有将一般参加者治罪是基于“法律应该尽少促成犯罪同伙之间可能的团结”[3]的考虑,也是宽严相济原则在聚众犯罪立法中的体现,因为一般参加者比起首要分子和积极参加者毕竟社会危害性小得多,参与程度轻得多。但是刑法做出这样的规定并没有将一般参加者排除在“众”人外的意思。此外,通过上述分析我们知道聚集者和被聚者是一个整体,同理我们也可以推出一般参加者也是这个整体中的一员,所以“众”应当包含一般参加者。
  笔者坚持“众”为三人以上的标准,但认为在这点上应该借鉴日本及我国台湾地区刑法理论中所要求的“达到在实施暴力、胁迫的时候足以能够危及一方安宁程度的人数”的标准[4],因为在实践中三人以上的行为人由于自身特殊的体质等影响,往往不能达到危害公共秩序的程度,如身体残疾。“足以危害一方安宁”这个标准看似模糊,但是却更有利于司法实践的操作,也符合刑法设置这类犯罪的目的。综上所述,“众”即泛指在实施犯罪中三人以上(足以危害一方安宁)的所有参加者。
  
  二、“聚众”的法律性质
  
  对“聚众”的定性,理论界争议很大,观点主要有以下几种:
  其一,聚众行为是直接危害行为的法定的犯罪预备行为,“聚众”是为实施直接危害行为制造条件,“聚众”的目的就是为了实施直接危害行为[5]。
  其二:在承认聚众犯罪行为复合性的前提下,认为聚众行为兼具了行为的二重性,即聚众行为既可以是组织行为,也可以是实行行为。当具体个罪既处罚

[1] [2] [3]  下一页

友情链接